Good Luck To You!

D组争议判罚解读:格列兹曼绝平球被判越位,疑违反VAR条款

探索 493℃ 18

在突尼斯1:0法国的组争议兹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对决的读秒阶段,格列兹曼射门得手,判罚判“绝平”突尼斯,解读绝平但随后VAR介入,格列当值主裁新西兰人马修·康格判罚越位犯规,球被进球无效,位疑违反引发了巨大争议。组争议兹据《队报》报道,判罚判法国足协将就这次判罚向国际足联提出上诉。解读绝平

在法国队队员向罚球区内传球的格列瞬间,格列兹曼的球被确处在越位位置,但随后他既没有触球,位疑违反也没有做出干扰对方队员的组争议兹行为,突尼斯队3号塔勒比头球没有顶远,判罚判格列兹曼跟上抽射破门。解读绝平其实本次判罚涉及到了两个问题:

1. 吹罚格列兹曼越位犯规是否合理;

2. VAR在比赛恢复进行并结束后介入是否合规。

首先来分析是否构成越位犯规的问题。传球时队友处在越位位置,如果球经对方队员折射/反弹,或对方队员有意救球,这之后一旦原本处在越位位置的队员触球或干扰对方队员,那么是需要判罚越位犯规的;如果该队员在对手有意触球之后得球,则不构成越位犯规

规则中规定,“救球”是指队员阻止或试图阻止将要进入球门或极为接近球门的球,比如门将的扑救以及队员的门前封堵等行为,塔勒比的头球并不属于这个范畴。

(图)IFAB《足球竞赛规则》节选——越位犯规

这样一来,这个问题便可以简化为——塔勒比的头球是“折射/反弹”还是“有意触球”。第一助理裁判员特维塔·马克西尼对其的临场判断显然是“有意触球”,所以他在进球后并未举旗示意越位,而VAR阿卜杜拉·马里则持有不同意见,他认为球是经塔勒比的头反弹到格列兹曼脚下的。

在去年的欧国联决赛中,埃里克·加西亚试图铲断法国队的直塞球,铲到了球但并未改变球的走向,随后被原先处在越位位置的姆巴佩得到,单刀破门,最终裁判判定进球有效,加西亚的铲球属于“有意触球”,所以姆巴佩并不构成越位犯规,同样引发了巨大争议。

争议判罚出现后,IFAB(国际足球理事会)立即开会讨论了越位规则中有关“有意触球”的规定,并于今年七月份在官网发布了对规则中此部分条款的额外解读与判定标准,明确了“有意触球”是指队员在有获得球权/向队友传球/通过踢或顶的方式将球解围的可能性的情况下做出的动作。

此外,判定队员是否有意触球时还需考虑球的运行距离、球速、是否为意外来球、队员视线是否受到干扰、队员是否有时间调整身体姿态、地面来球比空中来球更便于处理等多重因素。

法国队的传中球距离较远,球在空中飞行的时间长,球速也没有特别快,对于防守队员来说这也不属于意外来球,有充足的时间选位并做好头球解围的准备。综上所述,塔勒比的这次头球如果被视为“有意触球”、判罚法国队进球有效则较为合理。

然而,从VAR介入的决定来看,马里很可能是考虑到塔勒比头球解围时受到了法国队12号穆阿尼的干扰,穆阿尼的动作虽够不上犯规,但让对手在头球解围时身体失去了平衡,因此VAR裁判组不认为这是次防守队员的“主动触球”,而认定这是球砸到塔勒比头部之后反弹到了格列兹曼脚下,所以才向主裁提出场边回看的建议。

至于第二个问题——VAR介入的流程是否合规,相信很多人都能联想到此前英超赛场曼联对阵布莱顿时获得的“终场后点球”。其实那回也不是第一次,五大联赛中还有更早的案例——德甲赛场(17/18赛季德甲第30轮美因茨2:0弗赖堡)。

相关阅读:终场哨响后VAR介入改判点球?合规!

先前这两个案例中VAR的介入都是合规的,因为防守队员在本方罚球区内的手球事件发生后主裁直接吹响了上/下半场的结束哨,且裁判员此后并未离场,VAR介入,进行场边回看,最后判罚点球。

(图)IFAB《足球竞赛规则》节选——5.2裁判员的决定

视线回到法国队这场比赛,当值主裁康格在第99分15秒时吹响了终场哨,随后VAR介入,当时裁判组都还没有离开场地,看起来似乎并不违规。但从另一个角度的转播镜头可以看到,康格并不是在球员庆祝过后直接吹了终场哨,而是在短短两秒钟内先鸣哨示意开球,待突尼斯队员开球后才吹的那三声终场哨。

这样一来便出现了问题,根据《足球竞赛规则》中的“视频助理裁判员操作规范”所约定,在比赛停止又恢复之后,除了处罚错误对象以及下列潜在红牌事件外,裁判员不能进行场边回看。如果把整个事件比作一根线,在此前曼联和美因茨“点球补判”的案例中,这根线是连续的,因为裁判员直接吹响了半场/全场结束哨,也尚未离开场地,而康格已经在进球后鸣哨开球,突尼斯队员将球开出,比赛已经恢复进行,这根线就“断了”,本次VAR的介入显然是不符合规定的。

(图)IFAB《足球竞赛规则》节选——VAR操作流程1.10

此外,本场比赛突尼斯队的进球同样也引发了一定程度的讨论。第57分钟,突尼斯17号斯希里在中场抢断并迅速发起反击,10号哈兹里破门得分。在斯希里抢截时,他对法国队13号福法纳有明显的拉拽动作,然而康格并未判罚犯规。考虑到此次疑似犯规行为的力度,VAR不认为这是次“进球前明显的犯规漏判”也可理解。

除了终场前格列兹曼进球被吹的争议之外,康格本场比赛的执法表现还是不错的,但这无疑将是其本届赛事以及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场世界杯主裁任务。算上第二轮葡萄牙与乌拉圭比赛最后时刻的VAR介入(支撑臂手球被判点),来自东道主的专职VAR阿卜杜拉·马里现已连续两场比赛制造出了“大新闻”,他的世界杯前途也将变得扑朔迷离。

给执法本场比赛的康格裁判组评分: